關於部落格
  • 1124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焦廷標臥病煩分家

 

時報周刊   / 報導/採訪中心 攝影/陳柏宏、賀靜萍、陳志源、江洋、陳彥仁、鄧博仁、洪錫龍、陳泳丞、王仕琦、高國展

焦廷標,華新麗華榮譽董事長。
華新集團大掌櫃,人稱「焦師傅」的焦廷標,農曆年前悄悄住進了振興醫院,靠著醫療和氣功,焦老病情略有好轉,同時華新總部也將在明年初落成,四子一女心中最掛記的是父親的健康,但外界注意的卻是焦家龐大家產,要如何分配? 二十年前從一場肝病死裡逃生的華新麗華集團創辦人焦廷標,今年初再度入院!從農曆年到現在,焦家上下心急如焚,人稱「焦師傅」的焦廷標已經許久未公開露面,「今年一月底,老董本來預計要去大陸親自出席捐贈東南大學『焦廷標獎學基金』的捐贈儀式,但是身體實在不舒服,改由女兒代表,接著,就住進了振興醫院。」知情員工說。 焦家對此極為低調,只說焦廷標得了小感冒,一點也不礙事。事實上,焦家對這次掌門人的住院卻下了罕見的封口令,旗下各家轉投資公司的公關一律不准就此消息任意發言,但焦廷標的親家——元大京華集團總裁馬志玲在農曆年探望了焦廷標,很關心親家公的病況。 屋漏偏逢連夜雨,三月初,焦廷標夫人洪白雲因數年前將內湖土地售予慈濟功德會,此筆收入未申報所得而遭到最高行政法院判決,必須補繳高達二百多萬元的稅,另繳交九十八萬元的罰鍰,「焦師傅人在病褟,還是很生氣,覺得國稅局不應課徵他的綜所稅,也不應對他課以罰鍰處分,但身體違和,氣歸氣,已經有點力不從心。」 因焦老肝病早發,二十年前雖已分家,卻因分家太早麻煩更多,焦老對四個兒子的能力瞭若指掌,但最疼愛看重的,卻是從小看到大、一路栽培的長媳靳蓉;二媳歌林名門之後的李淑娟也很得焦家兩老重視,兩媳由焦老親授操盤術。 長媳身價最高
焦佑鈞是焦家長子,主掌華邦電,妻子靳蓉與他是青梅竹馬,也是焦廷標最得意的「門生」。
「怎麼會沒人想分?只是分得多少,除了四個兒子的功力,還要加上四個媳婦背後的勢力!」一位焦家老臣直言。在台北市民生東路西華飯店旁華新麗華的總部頂樓,有個祕密基地,這個基地是焦家財務重臣周邦基的辦公室,同時也是大媳婦靳蓉與二媳婦李淑娟操盤的祕密基地,「焦師傅身體硬朗時,會來這裡走走,教教兩個媳婦控股心法,女兒佑慧也在旁學習。」 原來,在老臣眼中,四個兒子要爭奪家產,很重要的關鍵便是四個夫人的背後勢力。其中,長媳靳蓉和焦佑鈞是青梅竹馬,小學是復興同班,國中、大學和碩士都是同校,焦家看著這個媳婦長大,感情最深厚,而靳蓉也是惟一一個積極投入焦家事業的媳婦。 靳蓉是台大數學系畢業,對數字本來就敏銳,加上又有財務和投資的實戰大師焦廷標親自調教,不管是財務管理和資金調度能力,靳蓉很快就登堂入室,還當選過最佳財務經理人,比先生更出鋒頭。她雖然是四個媳婦中惟一沒能生兒子的,但有師生和翁媳情誼的焦廷標還是對她滿意極了,除要求其他三房要尊敬大嫂,也給她實質財富,目前是四個媳婦身價最高的,手上的華邦和華新股票讓她財富超過四億元。 商界都知道焦師傅雖然是做電線電纜起家,目前的事業規模也不小,但老師傅除了做事業外,操盤的本領也相當高明,業界表示,每年年底都是焦老帶著二個媳婦、女兒操盤的最佳時機。熟悉股市的人也分析,焦家所屬事業體的股票,很巧合的,常在年底出現較大波動,平時則不動如山。 焦師傅喜歡操盤在業界相當有名,也因此,焦家和馬志玲家族在未當親家前,就有深厚情誼,焦老雖然把事業體都分給了兒子,但數十年操盤的真本領,卻傳授給兩個媳婦和女兒。 也因此,焦家的女人們,看似沒有自己的事業體,卻從焦老身上學到不少財務操作能力。焦家四子產業大致已分,後續未分產業與股份,關鍵則掌握在女兒和媳婦們手上。 二媳名門出身
事業體龐大,焦家人難得齊聚一堂。(左起為焦佑鈞、焦廷標夫人、焦廷標、焦佑麒、馬維欣與親家馬志玲夫妻)。
面對長媳的善於理財,二媳李淑娟是歌林創辦人李克峻的孫女,她很低調,幾乎不出席任何活動,但民生東路祕密基地裡卻有她的辦公桌。李淑娟平常深居簡出,生了五個小孩,兩男三女,認識她的人只在學校看到她,連華新集團有活動,都很少看到她出面。 雖然李淑娟未在集團任職,不過,歌林、華新兩家公司,透過交叉持股模式結成親家,歌林創辦人李克峻和焦佑倫,都曾當過對方的董事。 比起長媳與二媳,三媳婦陳昭如就顯得相對弱勢。陳昭如以前是台視主播,卸下光環嫁給焦佑衡,羨煞不少人,堪稱是主播嫁入豪門的濫觴,但她的一位女性友人說,有錢人家的飯碗不好端。「有次在餐廳碰見她,夫家的人在一旁,她連和老友哈拉幾句都不敢,最後陳昭如只好趁上廁所時和老友相見歡。」 家族地位不高,陳昭如當然也不可能像長媳靳蓉與二媳李淑娟那樣,名下握有股票或擔任公司重要職務,只能當華新瀚宇基金會董事長,做做公益,她對丈夫有沒有幫助,大家都看在眼裡。 四媳商場聯姻
焦廷標曾感嘆生四個兒子有什麼用?彼此斤斤計較、吵吵鬧鬧。
和二媳李淑娟一樣出身豪門的四媳馬維欣,父親是元大京華集團董事長馬志玲,她和焦佑麒的婚姻,可說是最典型的商場聯姻。馬維欣是馬志玲的掌上明珠,即使出嫁後還是元大投信董事長,可見得馬志玲對她的疼愛有多深。 馬維欣和焦佑麒新婚時,兩人都很年輕,馬維欣又很快有小孩,當時焦佑麒為彩晶量身訂製的品牌銷售公司瀚斯寶麗剛成立,每天忙得黑天暗地,他又是四兄弟中個性最外向,年輕愛玩,免不了和老婆意見不合;馬維欣剛嫁入焦家又要適應新規矩,讓這位元大公主經常徹夜未眠,元大投信員工跟著雞飛狗跳。 「四個媳婦裡,長媳有專業能力,二媳和四媳都是名門望族之後,在公公面前都有一定的分量,惟獨三媳比較弱勢。但是,四個兒子中又以老三最敢衝敢要,也恰巧平衡了三媳的地位!」焦家老臣對四子下了最好的注解。如今焦師傅再度臥病在床,煩惱很久的分家問題再度浮上檯面,該如何分才不會讓兒子們起衝突,考驗著這個縱橫商場數十年老商人的智慧。 年花百萬治肝病
焦廷標年事已高,20多年前即發現有肝病。
焦廷標的肝病,由來已久。在知名中醫朱士宗治療下,從20年前首次發作受到控制,但每年都要花費近百萬元買中藥片仔黃。 後來焦廷標特別注重養生和健康,勤練氣功,而且每天走路超過1個小時,焦廷標還常邀請熟識記者一起走路,結果常是年紀不到他一半的記者,累得氣喘吁吁。 據焦老好友透露,雖然焦師傅在農曆年間重病入院,年後已出院,目前在家中調養,有人看到焦老與女兒焦佑慧一起在住宅中庭散步,氣色已恢復。 華新:復原狀況不錯
華新麗華榮譽董事長焦廷標傳出在農曆年前住院,公司方面承認有這回事,華新麗華公司媒體部表示,焦廷標在農曆年前住院,但也在年前就已出院,返家與家人一起過年,目前在家靜養,身體調理得不錯,公司很謝謝外界的關心。 搶地盤互不相讓 焦老喬不定4子
焦佑麒經營的彩晶表現差強人意。
焦廷標是台灣外省掛財團的指標性人物,出生在江蘇的他,隨著國民政府來台灣。西元一九六六年,焦廷標與孫道存的父親孫法民、翁大銘的父親翁明昌一起創辦了華新電線電纜公司。 二十年前,焦廷標大病一場,生死關頭走一回,讓他興起提早分家念頭,但人算不如天算,始終喬不定兒子們的事業版圖要如何分才公平,讓焦廷標大嘆:「生四個兒子有什麼用?彼此斤斤計較,吵吵鬧鬧!」 目前,在父親安排下,焦佑鈞掌管華邦電,華新麗華的電纜本業歸焦佑倫,焦佑衡管被動元件大廠華新科,焦佑麒則有面板廠彩晶,焦廷標自己則擔任規模最小的PCB廠瀚宇博德的董座,「意思意思」。 老大焦佑鈞本身是理工科背景,交大電信系畢業,美國華盛頓大學電機碩士,因此安排他掌管華邦電。華邦電原是投資DRAM的龍頭,受限於焦廷標較為保守的財務操作手法,無法與動輒投資數百億、且有國家支持的韓國大廠相抗衡,四年前黯然退出DRAM記憶體IC市場。 一位上市電子公司老闆說:「焦廷標是商場上值得敬佩的老前輩,但華邦電無法賺錢,關鍵在於沒膽、沒錢,管太多。」焦廷標曾說不熟的不做,華新的保守作風,具體表現在對負債態度,焦廷標就多次公開說,有一元最多只能花八毛,絕對不能隨便產生負債,所以華新相關企業都是低負債比率經營。 華新這種穩健的保守經營理念,在他在行的傳統產業如電線電纜業,可說如魚得水;可是用在資本密集的面板和IC業,投資總是入不敷出,獲利的錢口袋沒放熱,不但要連同本利加碼,還得再找新資金再來燒錢。 在淡出DRAM競爭後,老大焦佑鈞的事業版圖可說是益形艱困,近兩年,由於將邏輯IC事業部轉型為設計公司之路並不順遂,最後還是決定回DRAM重作馮婦,在追求大量化及產能極大化的DRAM市場中,焦佑鈞看來仍是走得比其他人更辛苦。 少主接班老臣出走
焦佑倫領軍華新麗華,投資大陸有相當亮麗的成績。
老三焦佑衡在眾兄弟中最富傳奇色彩。他所領導的華新科技,曾經締造每股三二八元的天價,躋身被動元件股后,以十八億元股本,創造四百六十二億元市值,卻也引發了一場國內最大的商戰訴訟。 當時國巨與華新科技都想收購飛利浦建元廠(現為飛元廠),最後由國巨取得,華新科卻早就把廠內經理幹部挖走,讓國巨花大錢買到一家空殼公司,國巨的陳泰銘豈是省油的燈?陳泰銘發動與華新集團的商戰訴訟,國巨要求假扣押華新科三十億元,還包括焦佑衡名下的動產、不動產。 當時華新科技市值不過二十六億元,面對這場重大的商戰訴訟,造成當天華新集團旗下包含華新麗華、DRAM廠華邦電、印刷電路板瀚宇博德股價全部跌停,焦家集團百億市值瞬間蒸發,焦佑衡只好在兄長安排下避風頭,由父兄出面與國巨擺平此紛爭。 焦佑衡一躲就是六年,直到瀚宇博德到香港上市,他才再次露臉,他也笑言為了瀚宇博德,要「拋頭露面」。焦佑衡的重出江湖,也讓瀚宇博德總座林大明掛冠而去。 面板大夢變三腳貓
焦佑衡領導華新科技,曾因與國巨發生商戰訴訟,躲了6年。
老四焦佑麒所掌管的彩晶和寶麗資本額加起來六百六十八億元,是眾兄弟中的佼佼者,但是,彩晶換了兩任總經理,三年股本增一倍,營運卻每況愈下。寶麗做的造型螢幕則被認為尺寸小、價格偏高,在短期內很難被市場接受。股價也沒起色,一直被稱為雞蛋水餃股。 虧得太多,彩晶一直在面板五虎中被視為「小貓」,淨值跌破十元,被取消信用交易,股東外資詬病連連,最後連老父親焦廷標都看不下去,跳出來希望將彩晶部分股權讓出,卻不得其門而入。好不容易在去年九月,彩晶以六十一億元的高價,將三代廠賣給勝華科技,結束了小尺寸面板的噩夢,至此終於逐月擺脫虧損的陰影。 大陸投資老二獲利
與坐困華邦電的大哥焦佑鈞、大起大落的三弟焦佑衡、經營面板不善的焦佑麒比起來,老二焦佑倫的路順遂得多。老二焦佑倫分到的華新麗華,十年內在焦廷標領軍下全面進軍大陸投資,做的還是本業電線電纜,但隨著大陸經濟起飛,財經界分析,光是華新麗華在大陸投資事業這部分拆出來,獨立到香港掛牌上市就有四、五百億元的價值。 其實當年華新麗華並不屬於焦佑倫的管轄範圍,原本焦廷標讓老大焦佑鈞掌管華新事業本體,但一九八六年決定來個大轉彎,改由個性最沈穩的老二焦佑倫挑大樑,老大則改接電子產業的華邦。 如此一改就是十幾二十個年頭,焦佑倫的人馬早就根深柢固在華新麗華,要改變實在是件難事;當初電子業當紅,誰也想不到當年的醜小鴨、做電纜的老本行變成了天鵝,兄弟們都想分華新麗華一杯羹。但目前華新麗華依然掛在焦佑倫旗下,會不會分?要不要分?焦家四兄弟們心中都各有盤算,就看老父如何分配。 本文章由「時報周刊」授權刊登,更多內容請見本期時報周刊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